爱读文章网

《连昌宫词》的讽喻性

作者:www.aidwz.com 时间:2015-04-19 14:12 点击:次
300x246

《连昌宫词》是一首长篇叙事诗,它通过作者与一宫边老翁对话的形式,写出了连昌宫的兴衰变迁,形象地道出了安史之乱爆发的主要原因。洪迈《容斋续笔》卷二云:“唐人歌诗,其于先世及当时事,直辞咏寄,略无避隐。至宫禁婆昵,非外间所应知者,皆反复极言,而上之人亦不以为罪。如白乐天《长恨歌》讽谏诸章,元微之《连昌宫词》,始末皆为明皇而发。·一今之诗人不敢尔也。”那么,此诗的讽喻性已很明确,而它在当时就得到文坛的好评以至于流传至今,又说明http://www.aidwz.com/gushi/tangchao.html' target='_blank'>唐朝时的舆论还是相当自由的。

连昌宫是唐代皇帝行宫之一,于高宗显庆三年(658)建造,故址在河南府寿安县(今河南宜阳)西十九里。据陈寅洛考证,唐玄宗与杨贵妃两人并没有一起去过连昌宫,而诗中有关他俩在宫中的一段生活,是诗人根据传闻加以想像而虚拟的。当然,诗人充分发挥了他的艺术想象力,把发生在不同时间、不同地点的事件集中在连昌宫内来铺叙,并且还虚构一些情节,使安史之乱前连昌宫内繁华兴盛的景象得到更大程度的渲.染,从而更突出了主题。

诗的前半部分为宫边老翁诉说连昌宫的今昔变迁。先极写连昌宫昔日之盛。寒食节的夜晚,百姓禁烟,宫里却灯火辉煌。唐玄宗和杨贵妃正在望仙楼上通宵行乐:

?

夜半月高弦索鸣,贺老琵琶定场屋。力士传呼觅念奴,念奴潜伴诸郎宿。须臾觅得又连催,特救街中许燃烛。春娇满眼睡红峭,掠削云类旋装束。飞上九天歌一声,二十五郎吹管笛。遗巡大遍《凉州》彻,色色龟兹轰(录续》。李漠压笛傍宫墙,偷得新翻数般曲。平明大驾发行宫,万人歌舞途路中。百官队仗避岐薛,杨氏诸姨车斗风。“贺老琵琶定场屋”中的“定场屋”三字,把贺怀智的身份、演技以及在宫廷音乐会中的地位都概括了。而“力士传呼觅念奴”一句下,诗人曾自注道:“念奴,天宝中名倡,善歌。每岁楼下酌宴,累日之后,万众喧隘。严安之、韦黄裳辈辟易不能禁,众乐为之罢奏。明皇遣高力士大呼于楼上曰:‘欲遣念奴唱歌,那二十五郎吹小管逐,看人能听否?’未尝不悄然奉诏。其为当时所重也如此。”邺二十五郎也即上诗中的二十五郎,为那王李承宁,以善吹管笛而闻名宫内。张枯有一首《那王小管》:“貌国潜行韩国随,宜春深院映花枝。金舆远幸无人见,偷把那王小管吹。”貌国与韩国皆为杨贵妃的姊姊,韩国夫人为大姊,貌国夫人为三姊,她与杨国忠以从兄妹而私通,曾成为诗人们讥讽的题材。杜甫的《丽人行》“前半竭力形容杨氏姊妹之游冶淫逸,后半叙国忠之气焰逼人。”(施补华《观佣说诗》)也正是揭露这些外戚的绝好诗篇。这里,诗人将杨氏姊妹以车斗风、呼拥玄宗回驾时万人夹道歌舞的盛况刻画得非常逼真,“使今世之人读之,犹可想见当时之事”(何良俊《四友斋丛说》)。

自然,乐极生悲,有极盛就必有极衰。安禄山叛军攻破了东都洛阳,连昌宫从此荒芜废弃。即使安史之乱平定之后,连昌宫还是长期关闭,玄宗以后的五个皇帝都再无心思光顾连昌宫,宫内一派荒芜景象:

?

荆棒栉比塞池塘,狐兔骄痴缘树木。舞榭敬倾基尚在,文窗窈窕纱犹绿。尘埋粉壁旧花铀,乌啄风筝碎珠玉。上皇偏爱临砌花,依然御榻临阶斜。蛇出燕巢盘斗拱,菌生香案正当衙。一片断壁颓垣与昔日的狂欢歌舞形成鲜明的对照。同时,在一派荒芜、幽森的衰败氛围中,诗人时不时又掀起一点小小的感情的波澜,如当写到“寝殿相连端正楼”时,笔下竟然出现了杨贵妃的倩影:“太真梳洗楼上头,晨光未出帘影动”,紧接着的,则又是“至今反挂珊瑚钩”,这笔锋的一转一正,令人再次从当年唐明皇与杨贵妃在端正楼的寻欢作乐中,回到寂寞无人的连昌宫中,诗歌的调子越弹越凄凉、悲切了。

为什么会这样?“太平谁致乱者谁”?这也是本篇主题之所在。诗人接下去还是借老翁之口道出了安史之乱的原因:

开元之末姚宋死,朝廷渐渐由妃子。禄山宫里养作儿,貌国门前闹如市。弄权宰相不记名,依稀记得杨与李。庙谋颠倒四海摇,五十年来作疮痰。显然,贵妃与外戚骄横跋!},宦官与奸相又专权误国,终于给唐皇朝带来了动乱和灾难。最后,诗人以“老翁此意深望幸,努力庙漠休用兵”作结,点出了全诗的创作主旨:希望朝廷努力策划好国家大事,安定社樱,再不要内战用兵。

《连昌宫词》与<>

?

白乐天作《长恨歌》,元微之作《连昌宫词》,皆记明皇时事也。予以谓微之之作过乐天。白之歌,止于荒淫之语,终篇无所规正;元之词,乃微而显,其荒纵之意皆可考,卒章乃不忘藏讽,为优也。这段话也代表了一部分人的观点。就两诗的艺术成就来看,《连昌宫词》也胜于《长恨歌》,白诗有些语言,往往使人有滑与俗之感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idwz.com/wenzhang/7788.html
500*200
    ??
      ?